当前位置:首页>文艺评论
一部激荡人心的好书——谈黎化的《闯荡南非洲》
发布者:南通市文联 发布时间:2018-01-29 10:42:37

长篇报告文学《闯荡南非洲》是近年荣获我省报告文学一等奖的优秀作品。

作者黎化在《闯荡南非洲》的后记中介绍了他捕捉这个题材的认识过程。他说,起初并不太感兴趣,这是缘于社会上的商人给他的印象。接触后不觉颠覆了自己的陈见,再深入采访后,竟产生了难以抑制的激情,要马上写出来。

这让我联想到《聊斋》里一个故事——《画壁》。说某才子到一座大庙里看墙上的壁画,初以为断墙残垣,粗笔浓彩,没什么了得。但耐着性子慢慢看下去,发现了线条有“吴带当风”“曹衣出水”之妙。再看下去,却看到一幅美女,画得实在漂亮,再三顾盼,好像墙上美女动起来了,笑起来了,所谓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”。才子禁不住心旌摇动,竟一头跳进画中。等到吃饭的时候,同伴四下找他,才发现他不见了。还是老和尚有经验,到壁画那里敲敲墙,才把他从墙上唤下来。我想这个才子就是黎化。这个美女就是闯荡南非洲的南通商人军团。在这个“美女”的笑容里,黎化发现了宏大的时代脉搏和光辉的中国精神,因而产生了勾魂摄魄魅力。

我读这本书的时侯,开始觉得好看,后来为之感叹,再后来不禁为之拍案叫好。

一开卷就觉得好看。作者告诉我们,一批批泥腿子农民就像沙滩上的蟛蜞,忙忙碌碌,到南非洲闯荡,“五子登科”——看不懂人家写的什么是瞎子,听不懂人家说的什么是聋子,不懂说外国话是哑子,出门不认路是瘸子,风俗文化完全是两码事只能当傻子。“五子”怎样做生意?怎样交流?怎样立足生活?很让人想往下看个明白。

继续看下去,觉得南通这一群人到了南非洲真不容易,人生地不熟,抢劫、绑架、性骚扰、非洲疾病随时发生。加上外国官员腐败、警察索贿、社会动荡、地方法律无助,甚至还有生命危险。在这种环境下,南通商人“勇于冒险,善抓机遇,吃苦耐劳,团结互助”,像沙滩蟛蜞抱成团对抗风暴一样,终于立定脚跟,把南通的产品市场开辟到了南非洲。确实令人感叹。

然而更有令人击节赞赏的是:陈建国、黄国培自己成功了,没忘记自己还是村支部书记的一份责任,带领村民一起到非洲闯荡;李氏兄弟一个大家庭把豆腐行业做到南非洲,还教会非洲人种菜;赵晓强、王建荣自己受了骗,宁可把收进的劣质产品销毁掉也不卖给人,就是送人,也要送好产品,向非洲人献爱心要献真心、诚心;陈平刚发出的心声,富了不当土豪,要为社会做贡献,做个体面的人;黄跃权、朱仲辉在南非土地上赚了钱还要回过头来报答这片土地,他们在那里办家纺工厂,盖大酒店、商业城,以至把纳米比亚的一个农村建成了一座商业城市,还和南通结为友好城;黄跃权资助纳国青年学子到南通大学留学,每届6名,每名支持50万元,五年一轮30名,一轮下来要花1500万人民币。中国商人的诚信、友好,迥然不同于殖民者的掠夺,从而得到非洲人民的信赖,年迈的女酋长还封黄跃权为商业城酋长。他们成了中非友谊的使者。

通州区界北村、海门市林西村成了南通华侨村的消息让人喜悦,文山村支书的境界让人感到心头发暖……王跃权、朱仲辉他们把外国出售的二十多个矿区开发权买下来,先把百分之五十八的股权交给祖国,其中就有核工业需要的铀矿。他们说:“我们是江苏南通民营企业的商人,是改革开放政策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机遇。现在,该是我们反哺母亲,报效祖国的时候了!如果国家需要,我们可以把矿区全部开发权无偿交给国家。”真是“伟大的商人”,伟大的“红色商人”。沙滩嘭蜞成了耀眼的金凤凰!我们为这样有理想有抱负有热血的南通商人鼓掌喝彩的同时,心灵也为之震撼,得到洗礼。

习总书记在全国文代会上说:“中国不乏生动的故事,关键要有讲好故事的能力。”

这个“能力”,首先要求作家能够吃苦,而且是比创作一般文学作品要加倍吃苦。大家知道,报告文学创作不单纯是在纸上或电脑上笔耕。世界第一个报告文学作家基希就说过,报告文学是“基于事实材料所写的”。因而作家花在奔波、采访上的劳动很大、很重要。黎化做到了,做得很出色。听黎化说起只身飞往南非洲采访的经过,也是很风流潇洒的故事。我曾边看书边统计,书中除了个别败类(如岑加荣)的故事不算,其他有名有姓有故事的南通商人是五十六名。这要花多少精力去采访。过去任斌武说,报告文学是“七分采访三分写”,是千真万确的。

要讲好故事,光有吃苦精神还不够的,还要求作家具备敏锐的目光、一定的思想和学识水平以及扎实的笔墨功夫。

先说目光问题。书中女商人张菊香的经历很有故事性。男人跟打工妹私奔,卷走了主要资金,留给她的只是一堆小百货小商品。后来她终于打拼成功,却又经常遭到在她企业里打工的黑人性挑逗,无奈之下,借请工人吃饭的机会,佯醉,巧用手劈砖头的假中国功夫镇住了黑人的无礼。这个故事很有趣,很可能成为大家酒余饭后的谈资,让人听了一笑。如是这样,这个故事就没有多大意义。而黎化处理这个故事,是用它来说明这样一个重大话题:即两个地域、两个国家在文化风俗、意识形态上存在着巨大差异。黑人把性看成娱乐,中国人把性看成道德。这个故事对此很有说服力,因而意义就不同了,分量就变重了。这也正如罗丹说的“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发现出美来”,黎化在别人看作平常的事情上发现了有价值的东西。

作家的眼光来自他的思想和学养。

一个有能力的作家,也要具备两方面修养:一个是思想,一个是学识。有思想型的作家,有学者型的作家。两者兼而有之则是大作家。文学泰斗如鲁迅茅盾等自然不用说,在报告文学领域,夏衍、徐迟大概可以够格。黎化是一位有思想有学识的作家,是可以成为大器的人才。

我和黎化相熟三十多年了,比较了解他。南通地市合并的时侯,黎化在《雨花》杂志上发表了小说。海笑和杨旭同我说,你们那里有个黎化值得注意。这么多年来,黎化读了很多中外哲学著作,这次准备写《闯荡南非洲》,他自己也说,先买了好多相关的地理历史经济等方面的图书阅读,做理论准备。他在书里,这些历史地理人文经济方面的知识,信手拈来,头头是道。他在书里,还常常发一些议论,这些议论都可见他的独到见解和深刻认识。

如写到南非某些国家政局不稳,当政者往往强者为王,有些像中国的孙传芳、吴佩孚,今日我上台,明日你上台,统治者只顾为自己谋利,弄得老百姓流离失所。作者接着发了一通“国”与“家”的议论:非洲民众心目中的“国家”概念,就只是一个“国”,很少有人会将它与“家”联系在一起。掌国者不为民,民何以以国为家。这样的议论,像不经意信手拈来,实在是神来之笔,点睛之笔,一语中的,说到最根本的地方。

又如,虽然南通商人为非洲人民做了不少善事、益事,也得到理解和信任,但是作者发出的议论是:“中国商人来到这里……对这里的文化不感兴趣,谈不上尊重,自然也得不到民众的真正友谊。”同样,非洲人对中国传统文化也有个认识的过程。

“面对文化差异的困扰,南通商人群体的一部分精英已在自觉或不自觉地为改变现状而努力。虽说收效甚微,但他们开始在改变。因为他们意识到如何在非洲树立积极、健康的‘中国形象’,消除文化的隔膜和误解,如何将中国的经济实力和软实力结合起来,提升中国文化的影响力,这关系到中国和非洲未来的友好相处,也关系到他们的事业在这片大陆上的发展。”……

作者写的是商人经商,看到的是经济和文化的关系,探索的是什么才算成功人士的问题。赚钱目的是什么?讨论的是人生价值问题,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问题。

败类岑加荣犯了罪有什么光彩?赚了钱当土豪又有什么了不起?张菊香、朱仲辉赚了钱赶忙回来报答家乡。黄跃权说:“赚钱目的是什么?不能迷失了方向。如果为赚钱而赚钱,那就和吸鸦片相似了……再多的钱对我个人来说,其实没有什么用处,能把赚得的钱花在纳米比亚人民身上,花在搭建和巩固中非友谊的桥梁上,那就值得。”

这就是作者的思想深度,也是作品的思想深度。

最后说一说笔墨功力。黎化的文字功底扎实,大气。他的作品主要是壮美,如《江海祭》,同时也有优美的一面,如这本《闯荡南非洲》,总体是大气,笔调如非洲大陆,奔放壮阔,然而当写到奔跑在沙滩上的一群蟛蜞,用来象征闯荡南非洲的一群泥腿子的形象,就很抒情,很优美。

习总书记在文代会上说:“典型人物所达到的高度,就是文艺作品的高度,也是时代的艺术高度。”

黎化有写小说、塑造人物形象的经验,而报告文学,记得有人说过:“报告文学要从人物性格入手很难。”不过,这在中国纪实文学《史记》里还是有经验可借鉴的。

黎化是一位有能力讲好故事的作家。他把书中出现的人物写得有血有肉,有情感世界,有鲜明的个性。如他笔下的王跃权、朱仲辉、张菊香、陈建国、范银九、黄国培,还有豆腐李等等,都能让读者记住他们的事迹。尤其如王跃权等几位领军式的人物,写得更好。不仅写出他们的生动故事,而且写出了他们的内心世界,有感人的力量,甚至是震撼读者心灵的力量。

  《闯荡南非洲》是一本值得一读而且非常好看的书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